昨夜北岭寒风刺
今朝西楼冰霜倚
孔雀东南双飞意
辽远梧桐枝
树回阴雨响春雷
烟寄晴云越秋池
谁知夜半暝 睁眼时
看窗边点滴红烛泪
黄沙途上儿女情痴
白色月前倾吐相思
叹奈何错身遇创治
随飘絮徒劳运命分离
早就袂记当初滋味
暮然回首落花成诗
想问伊却惊讲出嘴
只等到黄昏会后无期
  
昨夜北岭寒风刺
今朝西楼冰霜倚
孔雀东南双飞意
辽远梧桐枝
树回阴雨响春雷
烟寄晴云越秋池
谁知夜半暝 睁眼时
看窗边点滴红烛泪
黄沙途上儿女情痴
白色月前倾吐相思
叹奈何错身遇创治
随飘絮徒劳运命分离
早就袂记当初滋味
暮然回首落花成诗
想问伊却惊讲出嘴
只等到黄昏会后无期
批信内底模糊的字
轻写纸顶万千涟漪
  
画一幅蝴蝶梦中戏
咁会当共度沧海晨曦
黄沙途上儿女情痴
白色月前倾吐相思
叹奈何错身遇创治
随飘絮徒劳运命分离
早就袂记当初滋味
暮然回首落花成诗
想问伊却惊讲出嘴
只等到黄昏会后无期
咁会当共度沧海晨曦
睁眼时

评论

© chesleywoo | Powered by LOFTER